有緣人會訊

有緣人會訊

我是風火輪

撰文.呂松庭

我是風火輪,負責逃走和奔向,離開和回去。

我曾因哪吒腳下的風火輪而聞名。神話裡,哪吒的師父太乙真人送給他的,他的魂魄托蓮花而重生,再造肉身,卻沒有行走的能力,風火輪替代他的腳。某種現代意義裡,風火輪就等於身障同胞乘坐的電動輪椅,但我想所有擁抱風火輪神話的人,十有八九都不是由於這個緣故。

不是每個神都懂瞬間移動。有些神仍需要座騎和交通工具,當然,我們從未在火車站遇到排隊買車票的神,雖然臉上發光,鶴髮童顏,但沒有人會相信他。尼爾蓋曼的《美國眾神》有從舊大陸隨著移民搬到美國的諸神,卻淪落到開計程車的神,卻不像我們東方人所認定的神。我們會為神找到座騎或交通工具,然後牠們從此就不再走下來,文殊菩薩永遠安穩坐在獅子背上,媽祖的座騎是虎爺,所以每間媽祖的廟裡都拜虎爺,怕牠發脾氣搞怪。阿波羅神每日駕金馬車造訪地球,印第安人想像祖靈乘著老鷹之翼,我則被哪吒踩著,永遠就離不開。但是,請你試試看去搭火車,然後永遠都不要下車,宣稱你是大眾運輸之神,火車就是你的座騎,那種滋味,對火車和你,顯然都不會好受。

我被哪吒踩著,意謂馴服,如西部牛仔馴服了馬,如阿凡達馴服了龍,但有誰真的馴服過火呢?如果真見過我火力全開、風馳電掣的氣勢,就真的知道,小小哪吒怎麼能夠馴服了我,我只是不忍讓神話的讀者傷心,配合著那場演出。關於火,火是會生氣的,在創世神話裡,火帶來生命,沒有荒野中雷擊中樹木引發的火,根本就不會有人類的故事,人還只會是大自然裡的無毛小角色。火帶來生命,也象徵活力和怒氣。美國漫畫裡的鬼騎士,是個冒火的骷髏頭造型,騎上冒火的摩托車,從地獄衝出,遠遠就聽見引擎的怒號,再沒有其他方式,可以如此的把怒氣表達出來。

哪吒是很有機會成為中國神話裡怒火的象徵,當上東方版的「鬼騎士」,但他早就失去了機會。中國人顯然不是一個玩火的民族,和北歐的漁民和遊牧者相較,農民所創造的神話裡,顯然沒有火的位置,火出現時總被小心的圈著。或者,就像我─風火輪,註定要當個被馴服的角色。

現代的風火輪符號,早就被大戰後的美國哈雷飛車黨、日本的暴走族、台灣的飆車族所佔為己有。但是,哪吒總是孤獨的、心乾乾淨淨如天空的白雲,沒有一點邪念,飆車族則是成群結隊的,像一群從空而降的烏雲,沿路呼嘯的火花。他們享受火和速度製造的快感,卻總是忘記,火既帶來生命,火也會造成毀壞。

但哪吒,我該如何訴說哪吒呢?千年以來,和他一起成為神話的角色,我有時想問他,他是否已如此習慣於孤獨,我想他會露出騎在單輪上的奇怪表情,如馬戲團慣見的孤獨小丑。即使我日日夜夜和他在一起,感覺他穿越雲氣虛空的心已失去了感受,但他永遠都是個孩子。沒有一個神話的讀者將他當成真正的少年,沒有人要認養一個不存在的孩子,所以哪吒和我繼續趕路。

我想問哪吒,如果在路途上,真的遇到還有騎風火輪的少年,他們會結伴而行,還是默默瞪一回眼,各自繼續趕路?

我是風火輪,我負責離開和回去。

點閱: 7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