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緣人會訊

靈鷲山佛教教團

找快樂 不強壯的也是自己 —也談情緒管理

1 分鐘閱讀

撰文.呂松庭

全球心寧靜教師團》致力於播撒心寧靜種子,
讓「心寧靜運動」進入校園、社區、走入每個家庭生活中。

《全球心寧靜教師團》邀請您,
傾聽內心寧靜天籟,感受內心那份美好,
散播寧靜種子,許孩子一個和平的未來。

第十六期【心寧靜-情緒管理教學】教師研習營

指導單位:教育部
主辦單位:財團法人靈鷲山般若文教基金會
承辦單位:全球心寧靜教師團

活動日期:2021年7月9日(五)~7月11日(日)(三天兩夜)
活動地點:靈鷲山無生道場(新北市貢寮區福連里香蘭街7-1號)

活動目的:
一、透過心寧靜的體驗,提升自我情緒管理的良好效益。
二、營造寧靜的班級學習氛圍,增進學習專注力與教學成效。
三、培養自覺的品格教育,建立友善校園。

活動對象:
一、現職或退休之中、小學及幼兒園教師或教育相關之工作者與志工。
二、關心生命教育,並有意願推廣<心寧靜運動>之企業與社會人士。
三、曾參加過心寧靜教師研習營的學員,有意願再次複訓。

活動內容:
一、「靈鷲山生命教育-心寧靜運動」教材研討與演練。
二、心寧靜的情緒管理教學策略,在生活中運用:心的觀照、行的覺知。
三、心寧靜情緒管理對話教學—如何運用對話教學於班級經營,學習自我覺察而管理自己情緒。
四、心寧靜情緒管理教學推廣成果分享。

情緒管理可能從流行歌曲顯現。多年前,萬芳出了一張專輯,我聽過了一遍,突然覺得,將前四首歌的順序調動一下,就是情緒管理的標準程序。

也就是,從「快樂怎麼不見了」,然後「我們不是永遠都那麼勇敢」,到「我們不要傷心了」,最後才「看見快樂對我笑」,情緒就從低潮到平復,把快樂又找回身邊,成為一次情緒療癒的周期。

其實,這裡面最重要的精神並不是「療癒」,而是就像萬芳在不經意間唱出來的心聲:「怎麼快樂就這麼不見了。」許多人就有萬芳的經驗,上一刻,很浸沉著快樂的思緒,但突然念頭一個轉彎,或是一個鏡頭,一種想哭的感覺,便將剛剛還在的快樂趨走。問一個孩子:「你什麼時候開始不快樂的?」他也說不上來,但就是不快樂。

我說,只要把這四首歌調一下,萬芳就是個療癒系歌手了。萬芳卻說,拜託不要什麼都跟療癒系扯上關係,反問我,到底什麼是「情緒管理」?我下了一個定義,當負面情緒出現時,用一個正面情緒來壓下它,或是逕自取代。

「我不同意要把負面情緒壓下去。」萬芳說。當負面情緒來到時,應該與它相處,跟它在一起,讓情緒自己去發展。她相信正面的東西,在情緒的進行式中就會萌芽出來。

萬芳是這樣在處理四十歲女人的情緒吧。低潮還是會來,她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年齡的緣故,低潮從偶而發展到變成常有的經驗,她形容這時的感覺就是「自己已經不強壯了」,但是,與低潮相處,其實是容易一些的。低潮來臨時,萬芳這個看來堅強灑脫的女人一樣會想哭,這時,萬芳會說,想哭就哭吧,想哭是人的一個moment,也是進行式,不要刻意的去壓抑,或者以為哭的時候的自己就是負面的,「不強壯的自己也是自己」,萬芳如此的定義她的「情緒管理學」。

情緒來臨時,聽任身體去進行吧,因為,身體總比心智懂得更多的訊息,身體說不定也更懂得痊癒之道。到了最後,我們將如歌裡所唱的,看見快樂在前面不遠處,對著自己笑。

【獻計】

親子間的情緒管理,最常卡住的一個癥結是,孩子覺得什麼「不見了」,父母卻無法協助孩子一起辨認,甚至還硬要孩子壓抑住明明真實存在的情緒,以為擁有那種情緒就是弱者,就是不好的表現。有時真的想哭的男孩總是會聽到「好男孩不哭」的魔咒,父母也以為,叫孩子不要害怕、傷心、恐懼,就是做到「情緒管理」了。

那麼,不妨就聽聽歌,從學著辨認什麼「不見了」開始吧,知道「我們不是永遠的那麼勇敢」,也同時接納「不強壯的自己」。

點閱: 16